凪鸢会折纸鸢.

谢谢.ü

暗恋这张纸,都想好好藏着啊.

没什么稳定的.都是大起大落.

哦漏经常坐在电脑前盯着漆黑的屏幕发呆.摇摇脑袋,哼几段他曾和kb合唱过的几首歌.

他退圈了.发微博声明的时候只短短写了几句话,他还是很喜欢唱歌,但他觉得有点累了.自己毕业之后开了家奶茶店,生意还不错,但白天工作晚上就没什么时间关心圈内的事情了,时间问题让哦漏有些吃不消.

他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了,现在同性婚姻在国内已经合法了,可人们大都没有接受,很多是上了年纪的人,他们并不认同这种婚姻.

好在自己的父母还算开明.哦漏抓了抓头发,决定让自己休息一天,之后打开了手机.列表里聊得来的人基本没在线,朋友圈里叶洛洛和山竹去日本旅游的照片已经刷
屏,哦漏不打算去看,点开特关找到自己快一年多没联系的人.

哦漏和kb一年多没联系了,kb毕业后成为了一家公司的经理,他这个人长的不错,脾气也好,月入几万,父母健在,有车有房,可以说是所有少女想嫁的对象了.

他比哦漏退圈早,退圈之后的他基本不会关心圈内的事,全部精力都放在三次元上,和哦漏的关系也越来越淡了.

对了,哦漏喜欢kb.kb呢,也喜欢哦漏.只是,暗恋这层纸,捅破了也可能会有美好的结局.只是谁不想好好藏着呢.

"我喜欢你"

哦漏给kb发了条消息,他知道kb不会看,他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

记得哦漏曾经说他藏了一个珍贵的梦,那个梦里住着他永远也得不到的人.他还说过,只要活在同一个世界,就是幸福的.

可惜这是个flag.

人可不能总flag,这东西立完早晚是要收的,更何况他这种人是秒收体质.之后就阴阳相隔了.

哦漏的葬礼上大都是曾经的朋友,现实中的 网络上的,就是没有他最爱的.连远在国外的人都会赶来给他送终,kb却没有.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开会吧.

最后?哪来的最后,都说到这了还不明白最后?

我怎么知道的?啧,我知道就是知道咯,哪来这么多事.

别在这缠着我了,还几个小时你们就毕业了,赶紧的啊,该告白的告白,该分手的分手,该要电话号的换个电话号.唉,我把我电话写黑板上咯.

.

教师坐在讲台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三人合照,耸了耸肩.







"啊,最后呐.

两个人当然是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