凪鸢会折纸鸢.

谢谢.ü

可能是脱离了系列的系列.

  魔女的收藏大都味道不错.有些糖果的味道在怪也是甜的.平日的她也不会建议把藏品拿出来分享.毕竟不管怎样自己都会留些.成本也不高.就算没有了也是可以在得到的.爱情虽说独一无二,但个别也相差不多.

不喜欢的会拿去卖掉.喜欢的被放在了店内最高的橱柜里.虽说其实也没有多高,防着溜进店里的熊孩子总是够了.糖果店里总会来几个孩子.魔女害怕装满糖果的玻璃罐被打破.她可没有其他安全的地方放她的藏品.只能小心地收着.但有些发育比较快的孩子总是会爬上下厨伸手去拨上厨的糖果罐子.魔女也阻止过.但她不可以伤害人类.除了简单的肢体接触.一点带有恶意的接触都会被隔绝.

她只能用言语警告.在现在的社会里.她可惹不起一个无礼的孩子.

孩子才不会听大人的劝告,放在橱柜里的玻璃瓶还是被打碎在地上.玻璃碎片混着糖果碎在地上,孩子临走前还顺走了几颗完整的,吹了两口塞进嘴里.出门就呸了出来.骂咧着这糖没有味道.

你能尝出个屁哦.魔女心疼的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捧在手上送进垃圾桶.不过这糖的确没有味道.吃进去就像嘴里含了颗塑料珍珠.魔女垂着眼皮像像是回忆着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这些糖果在魔女这已经有些年份了.是来自两个年少气盛的孩子的.是两个年少离家奋斗的孩子.是同一个电竞队里的队员.因为我经常会与店里的客人谈话,我和一个男孩会聊些关于他们队里的事情.我们算是朋友.他大概也没有把我当外人.

关于他们的事,我觉得我知道的不少也不多.那时他说他要出国比赛了.他们要去攀过一座山,成功了,他们的故事就会被人所闻.失败了,还可以有明年.他的语气充满了骄傲与自豪,还有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紧张.

可能在与我分享这件事的时候有些激动.他说话的语速有些快,但我能听清.他的话题从出国比赛到与队友的日常生活,他吹夸着他的队友们,也会十分嫌弃的指出缺点.还会重复着黑子说的话,再狠狠地喷回去.

少年的情感是十分丰富的.我可以从他说说的某个人某件事或关于某个人的某件事中听出他所带有的情绪.向是对某人的情意.

他咬着糖果语速虽说是慢了,可吐字却开始含糊了.他开始说关于这个故事的另一个孩子了.我不知该怎么称呼他,就叫公子吧.我常听到他用“公子”来称呼那孩子.我知道,当他还是说有关公子的事情时,话题就不会离开公子了.他会捡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出来,可我能看到其他,总是喜欢对公子动手动脚的已经常事,因为自己的一点私欲,占点便宜.都是因为少年的占有欲.

他一个小时后就走了.当然,一个小时前一口一个蓝哥叫的我头疼.以前与他交谈时也是.俗套一点的比喻.一个套了杯套的杯子,一个倒水时走神了的人.水,溢出来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在见到他.我利用他不在的时候将他那青涩的喜欢做成了糖果.电脑上正在播着有关他们的视频.我这边地方比较偏网很卡.视频卡在了两个少年扛着奖杯走下舞台,卡的已经有好一会了.












官方同人白嫖了半年.是党费.我太穷了先交一半.

瞎写设定.改了一半的纲.不好看.

日常拉低水平.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