凪鸢会折纸鸢.

谢谢.ü

会是个系列【大概【。

全是私设./没

爱情的魔女总是喜欢把回忆制成糖果装满玻璃瓶.用来售卖,品尝或者是收藏.毕竟记忆不会有保质期.

魔女尤其喜欢关于人类的爱与恨的记忆.因为他们品种多样,而且口味丰富.特别是在人类的青春期,一些关于初恋的记忆是最抢手的货物了呢.

魔女在平时店里没什么人的时候喜欢回忆过去,有事没事的时候会时不时的想起一个曾在她店里打过工的一位阳光大男孩.

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名学生,大概在上高三吧,穿着土了吧唧的黑色校服,不算特别高,样子温温柔柔的,说话十分有礼貌.但性子特别的直.

真是个阳光的孩子的.魔女想到.

那孩子是来打工的,为了在毕业那天送给朋友生日礼物.啊啊,真是,不知道在人类社会雇佣未成年人是犯法的吗.

虽然这样想着,但魔女还是接受了.少年在魔女这干了几天,店里一般不会有多少人,所以少年的工作很轻松,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什么的.但是人生怎么能没有点什么呢,少年在擦桌子的时候柜子上的木制礼盒掉到的桌子上砸伤了少年的手.魔女帮忙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推着少年催他赶紧去医院.

然而少年出门没多久他的朋友牵着女朋友的手十分恩爱的走进来了.

啧啧,真是稍有戏剧性的一幕.魔女感叹到.他见过这位朋友,在少年的记忆里.少年明示暗示的喜欢了这位朋友五年,每年情人节都会小心的把巧克力和情书塞进朋友的桌柜,即便有了女朋友也一如既往,妥妥的初恋小情郎.过分的痴情.

打发走了这位朋友魔女决定去医院把自己的员工接回来,路上想着少年的手,心里不免的担心.

"昨天朋友带着女伴来过了哦."次日,魔女跷着腿坐在桌子上,向着坐在沙发上换绷带的少年说道.

"啊,我知道.之前看到了他桌子上的糖果瓶."少年抬头向魔女笑了一下,而后继续绑着手里的绷带.

心里一定不好受吧.暗恋了五年的人有了漂亮的女朋友,毕业后选择去了不同的学校.男孩子的感情向来不会太过于细腻,但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爱情的事啊.魔女闭上眼睛小息了一会.

情感压抑太久终究都会爆发的.底线是多少呢.我不会知道.

情书巧克力什么的一送送了五年相必是很喜欢了吧.对这种三分热度的男孩子来说.?

[凭什么不能是我]

这种想法出现的时候把少年自己下了一跳.看了一眼手中的志愿表赶忙划掉写上了一个离他较远的大学.万一那天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后悔可来不及了.少年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

想着毕业当天就是他的生日决定在送他一件礼物.

明明是悲伤的单向暗恋可用少年的回忆制成的糖果却是甜的.想必还有一星半点的期待吧.万一哪天,走在路上的他回头看了一眼曾经如此喜欢他的少年呢.

魔女睁开眼睛,少年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旁边还摆着给伤口消炎的药.

"去我的房间睡."拿起法杖敲了敲少年的头,把一把老旧的钥匙砸在了少年的脸上.

魔女回头去看挂在墙上没什么用的日历,今天就是少年打工的最后一天了.所以还是舍不得啊.

走去房间,滑稽的用法杖从少年的头上敲出了一个装满彩色糖果的玻璃瓶.

第二天少年准备离开的时候魔女装了一小瓶糖果给了少年.

"代我祝她生日快乐."少年笑着接过了糖果,向魔女道谢.

毕业那天,A路人把糖果和礼物推到了局长面前了"那家糖果店的店长送给你的.让我替她祝你生日快乐."

A路人向他笑着,痒局长抬起头,看相逆光站在他面前的路人,耀眼的阳光打的他发光,风吹起了教室内的窗帘,吹起了A路人暖橘色的头发.在痒局长的视角里是模糊的,像动画里离别时的片段,映着多年老友的身影.

"局长,生日快乐."

离开的那天A路人特意来了一次糖果店,把一个笔记本和一块老式挂表.是魔女一直都很喜欢的两样东西.然后,就再也没见过.

不,好像还见过一次.在痒局长的婚礼上见过一次少年还是那个样子,暖橘色的头发比以前留的要长了一些,坐在嘉宾位上,少了很多当年的稚气.他在和他的朋友聊天,看样子应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少年时不时看相台上挽着新娘的新郎.新郎把粉色的长发束了起来,与新娘一起手捧鲜花宣誓,神父送给他们一套老旧的贺词,并宣布他们正式结为夫妻.

年轻人不会在回头了.

是少年接住了新娘抛出的礼花,但他转头把礼花交给了刚刚与他聊天的朋友,脸上挂着和当年一样的笑.

回去之后魔女找出了写满了符文的本子,放进了橱柜里面,把一个早已落满灰尘的糖果瓶压了上去.关上柜门,看着墙上早已停止转动的挂表发呆.

魔女把糖果藏在了最上曾的橱柜里,决定要好好珍藏呢☆

嗯... ...少年是不是还喜欢着他呢.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