凪鸢会折纸鸢.

谢谢.ü

可能想不好了.

特工花x特警忽.
考前一浪.

花少北溜进市政厅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通风管道爬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退组后什么都改了就是这点改不了.这大概就是职业病吧.

记得花少北第一次见忽悠是在他执行完任务后返程的时候,忽悠带着他的军队在荒郊野林里进行着军事演习.在花少北正在十分认真的思考是哪个市的军队的时候,被忽悠按在了地上.忽悠正想说些什么的,花少北一记段子绝对踢了上去.忽悠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没有叫出来,要是叫出来,不光忽悠的军事演习,就连花少北在这鸟不拉屎森林的三日艰苦生活都要重来.

忽悠在心里暗骂两声在抬头花少北早跑了.

"那一jio下去我以为我真的要断子绝孙了."忽悠做在床上擦着眼镜,时不时哈两口气.

"得了吧队长你已经断子绝孙了."鹿欧想笑,但他更想活着.沉思了一会以后一脸严肃的望向了忽悠,忽悠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

鹿欧看了看忽悠手中正在被擦拭的眼镜,他觉得那副眼镜已经可以拿来当镜子了."队长别擦了,有什么事也不能对眼镜发火是不是."

忽悠黑着脸带上了他那幅从进房间就开始擦干净到反光的眼镜,之后摸了摸压在枕头下的左轮.

啧,真想打爆他的狗头.

花少北趴在通风管道口向外看,左手摸向腰间的匕首.自己的左轮放进忽悠的行李箱了.

花少北握紧匕首跳下了通风口,朝离他最近士兵的肚子捅了进去.拔出匕首向后一个侧踢撂倒另一个士兵,花少北毫不犹豫的把匕首刺进了士兵的脖子.

花少北想起了他与忽悠的初次见面,逃走之后他的良心隐隐作痛,担心了忽悠好久.毕竟那一jio下去他自己都觉得疼,但是忽悠先把自己按在地上的,自己那叫正当防卫.

"这一下可不比那下轻."花少北耸耸肩"我这叫正当防卫."

花少北那出卡在士兵脖子上的匕首,抽刀时血液喷溅到了他的身上,花少北随手抹了一把.

啧,恶心.

忽悠在心里想到,随后摆摆手示意后方军队跟上.敌方的兵力被忽悠所在队伍的突袭消灭了大半,鹿欧那边的队伍也都差不多到了集合地.忽悠数了下人数,
基本没人受伤,可鹿欧他们带了的消息并不算是好消息.

想要包围却被反围了,敌方兵力太多根本冲不出去,只能等都督他们来救援了.忽悠难得的没说什么,观察着四周.

空气中一股消毒水味蔓延开了.

kb成认这是他来这个实验基地的第三个年头.他第一次觉得消毒水那么难闻.

妈的老子才不要给那群啥啥啥组织做药.这比给花少北制药还难.

花少北正要拉门的手停下了.

请求

温翊瑄:


深渊白昼阿瑞斯: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暗恋这张纸,都想好好藏着啊.

哦漏经常坐在电脑前盯着漆黑的屏幕发呆.摇摇脑袋,哼几段他曾和kb合唱过的几首歌.

他退圈了.发微博声明的时候只短短写了几句话,他还是很喜欢唱歌,但他觉得有点累了.自己毕业之后开了家奶茶店,生意还不错,但白天工作晚上就没什么时间看二次元的事情了,时间问题让哦漏有些吃不消.

他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了,现在同性婚姻在国内已经合法了,可还是会被人们排挤,尤其是老年人,他们并不认同这种婚姻.

好在自己的父母还算开明.哦漏抓了抓头发,决定让自己休息一天,之后打开了手机.列表里聊得来的人基本没在线,朋友圈里叶洛洛和山竹去日本旅游的照片已经刷
屏,哦漏不打算去看,点开特关找到自己快一年没联系的人.

哦漏和kb快一年没联系了,kb毕业后成为了一家公司的经理,他这个人长的不错,脾气也好,月入几万,父母健在,有车有房,可以说是所有少女想嫁的对象了.

他比哦漏退圈早,退圈之后他基本不会关心二次元的事,全部精力都放在三次元上,和哦漏的关系也越来越淡了.

对了,哦漏喜欢kb.kb... ...也喜欢哦漏.只是,暗恋这层纸,捅破了就是相爱.只是他们谁都不敢去碰.

"我喜欢你"

哦漏给kb发了条消息,他知道kb不会看,他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

记得哦漏曾经说他藏了一个珍贵的梦,那个梦里住着他永远也得不到的人.他还说什么只要活在同一个世界,就是幸福的.

可惜这是个flag.

人最不能立flag,这东西立完早晚是要收的,更何况他这种人是秒收体质.之后就阴阳相隔了.

哦漏的葬礼上大都是曾经的朋友,现实中的 网络上的,就是没有他最爱的.连远在国外的人都会赶来给他送终,kb却没有.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开会吧.

最后?哪来的最后,都说到这了还不明白最后?

我怎么知道的?啧,我知道就是知道咯,哪来这么多事.

别在这缠着我了,还几个小时你们就毕业了,赶紧的啊,该告白的告白,该分手的分手,该交换电话号的换个电话号.唉,我把我电话写黑板上咯.

.

教师坐在讲台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三人合照,耸了耸肩.









"啊,最后呐.

两个人当然是在一起了."

最喜欢的太太退圈了不打扰了(´°̥̥̥̥̥̥̥̥ω°̥̥̥̥̥̥̥̥`)

是向空唯太太,文风超干净的一位太太.(´°̥̥̥̥̥̥̥̥ω°̥̥̥̥̥̥̥̥`)

两年前发过后被屏就懒得管了x

删了一大堆废话后想了下还是发了上来.(´・_・`)

入坑一来唯一一辆车(´°̥̥̥̥̥̥̥̥ω°̥̥̥̥̥̥̥̥`)

求不嫌弃(๑´ڡ`๑)

图片反了(´°̥̥̥̥̥̥̥̥ω°̥̥̥̥̥̥̥̥`)

听说四月三十号是世界表白日

.

"我喜欢你."哦漏在发出这条消息之后便后悔了.

即使自己是用小号给kb发的消息kb也很有可能会认出自己来.有的时候默契也是一种麻烦.

不能撤回了,反正都发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 ...大不了... ...

"请和我交往吧."哦漏手有些颤抖的打下这行字,犹豫了一下发了出去.

大不了,还能做朋友... ...吧.万一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呢.

哦漏把头蒙进被窝,祈祷着这次幸运女神也能够眷顾他一次.

正在相亲的kb在厕所躲避围观的七大姑八大姨,拿起手机就发现了哦漏刚发来的消息.kb的第一反应是某个小粉丝.

第二反应是哦漏.

能取出这么葬爱的名字也没有别人了,几个月前看到哦漏注册的新号大概就是这个.

在kb刚准备回复的时候发现号被注销了.kb果断的拿起手机给哦漏打了个电话,只希望哦漏不要像自己看的同人一样告白后玩失踪.

哦漏心虚的告白后注销了自己的小号.刚注销没有五分钟接到了kb的电话.

哦漏缓和了一下情绪,按下了接听"喂."

"漏儿,你在哪."

"我在xx宾啊,后天有展子的."

"我在隔壁的餐厅,有点急事,来找我."

哦漏挂掉电话,双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高兴.

kb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华丽的衣服,今天相亲的对象是他大姨高中是闺蜜的女儿,就算不喜欢也要给点面子.

回到座位上,大姨笑着开始介绍kb,而kb则想着哦漏一会看到自己这里的情况后的表情.

一定很有趣.

看到了哦漏走进餐厅,kb向他招了招手.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试着交往... ..."

"抱歉,我男朋友来了."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十分失礼的事情.

坐在对面的女孩子皱起眉头,奇怪的看着kb."你妈妈说你没有女朋友,而且性向正常."

"男朋友是刚刚交到的.我暗恋我朋友很多年了."kb搂过刚走来的哦漏,在他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

"哎?!"哦漏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哦漏默默低下头,耳朵暴露了他现在的小心思.

"我觉得你会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人.再见,小姐."

说完kb搂着哦漏迅速离开餐厅.

kb把哦漏送回的宾馆,在哦漏走之前kb抱住他在他脖子上轻吻了一下,留下了一点痕迹.

"晚安."

瞎写.

"人早晚都会死的,我也一样."

"我也会像他一样,身体埋入地下,灵魂归于黄泉."

"其实都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死后自会长眠哦."
.
个屁.

忽悠被上课铃吵醒 ,皱着眉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脖子.

"又梦到那个大傻子了."都死了几年的人了.

抱起教材走进教室,身为妖在人类社会中是一定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的.而忽悠一只几千年的大妖当然要轻松点.

当然在平淡的妖生中总要有点小插曲,不然会无聊死的.比如忽悠的恋人在十几年前又双叒叕死了.

这是第几世他早就懒得想了,忽悠只希望自己的恋人能转世为动物或者植物,这样自己帮他修成妖,两人就能永远一起了.

想想都幸福.

可惜的是梦里啥都有.

忽悠也想像邻居某幻一样恋人在第二世修成了妖,两人开始了炫彩玛丽苏狗血言情剧一样的哲学生活.

下课了就赶紧去找自己恋人吧,不知道这一世又是个怎样的熊孩子.
.
忽悠看了眼十岁的花少北后捂着脸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后思考了一会叹了口气蹲下来轻啄了下花少北的嘴唇.

不料被花少北书包糊了脸.

"我靠,你个变态,干啥呢!"
.

在各种解释后忽悠拉着花少北来到了一处坟地.

"看,这些都是你."忽悠指着眼前几十个坟说道.

"其实这一世的父亲是个妖."花少北揪住了忽悠的衣角"所以前世的东西没忘多少."

"?!!!"

校园日常

12.
痒局长对A路人一直感觉不错.
直到一天收英语作业的时候打表,A路人把已经打好了的表递给痒局长让他自己打.
痒局长看了一眼已经打好的表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上了.
"嘿你什么意思啊别人打在哪你不知道吗?明天不想交作业了吧"
"不好意思,我眼瞎"痒局长没在意的开了个玩笑.
直到第二天打表的时候痒局长看到自己昨天打的勾旁边写了两个字母.尽管被划掉了但还是能看清楚的.想要骂出口的话噎了回去.深呼吸把表丢给他.
"给"

你特么才sb.痒局长在心里骂到.

13
"过两天就会考了你不复习啊?"
"我才不——要"
"不及格卷子要抄五遍的."
"上次还说超五十遍呢.不根本没收吗"
"收了好吧?我少写了两遍还让老师看出来了."
"???!"
老师站在台上看着KB脸上的表情从平静到惊恐的变化全过程.
"哦漏,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送这来"

14
哦漏遇见自己和kb被困在了下水道里.
下水道里有奇怪的声音,两个人决定一起去看看.
然后走着走着就看见英语老师的脸堵着整个下水道的路念着课文向他们两个飘过来.
哦漏一下子就醒了,看着英语老师拿着书向自己走过来.
回头瞄了一眼kb,kb两眼瞪的贼大看着英语老师,眼里充满恐惧嘴角还挂着口水.

的我想好了再说吧.

月考前浪一下x
特工花x特警忽

忽悠去外地执行任务了.所在的队伍前脚刚走,后脚就被隔壁领市隐藏的恐怖组织给端了.
忽悠所在的队伍大概是这座城市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武装力量.在队伍离开的不到十个小时左右市政府最后的防线就被打破了,现在整个城市都是人质.
真是废物.花少北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断了气的人,处理好尸体后从柜子里翻出了自己当年的手机内存卡.

又要重拾老本行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想当年花少北也是城市里数一数二的特工,工作上细心严谨,从未失误,可惜生活上是个五级残废,性子还比较软萌,钢铁直男.曾经的政府也把他定为嫌疑犯,但没几个星期就解除了.
在入侵恐怖组织电脑的时候花少北吃着薯片喝着可乐闲的无聊开始回想自己的光辉世纪.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忽悠告白的那天,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直男怎么就被掰弯了,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这组织当年也是给警方填了不少麻烦,后来不知道怎么和自己一样隐退了.

"啊,一半多了."花少北撇了一眼进度条,放下手中的薯片袋嘟嚷道.

"希望能早点结束."

忽悠坐在直升机上突然来了一句话.
今天的忽悠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今天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也不知道花少北怎么样了.
"哟,想你家小媳妇啦?"队友鹿欧拿胳膊肘捅了捅忽悠,语气戏谑.
"去去去,谁会想他啊."
"噫,口嫌体正哦忽悠组——卧槽"还没说完鹿欧就直接脸扣在了地上,罪魁祸首平淡的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嘲笑.
此时花少北已经带着刚刚打印完的信息走在大街上,准备去拜访一位老朋友.在路上买了一些点心和糖果以免被赶出来.

一路上看见了不少令人血腥恶心的画面,花少北只希望他能快点找到他家,他可不想在这多呆一分钟.
"哟呵,准备重拾老本行啦?"咬着点心的莜准备认真的搞一场大事,但嘴上还是平常的性子.

"快点,在他们回来之前解决."

"你那个特警小男友?"

"嗯"花少北难得认真了起来,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工作,自从他宣布退出组织之后,就好久没有过这种紧张感了.
"咋滴,退组也是因为你小男友?"莜把市政大厅的设计图摊开,推到花少北面前"希望你还跑得动.
"退组有别的原因.你就别小操心啦.哎不是你这地图行吗这都多少年的地图了"
"哎呀你放心,要是那腊鸡市政厅改建我一定会是第一时间拿到图纸的那个!"
不过你也小心点,你的小男友既然能考上特警就证明他也不是吃素的.莜眼睛一暗,看着走出门的花少北.

"忽悠你吃素吗!"鹿欧在队伍的前头对着队伍那头的忽悠喊到
"不了,今天我要吃肉!"

花少北轻易的就断了守卫的脖子,换上衣服,溜进了早已被侵占的市政厅.